导航菜单

首页 >  文章 >  非主流的孙正义,在这个主流的世界里挣扎

非主流的孙正义,在这个主流的世界里挣扎

图片说明:非主流的孙正义,在这个主流的世界里挣扎,。

4月13日英国金融时报报道称,日本软银集团的创始人兼CEO孙正义直接控制的4.62亿股软银股票中,向贷款机构质押的股票总数攀升至2.8亿股,股权抵押比例从2019年6月的48%提高至60%。在此之前,孙正义谈到了今年公司的投资情况,他认为,随着软银收紧资金支出,加上新冠疫情带来的不确定性,今年愿景基金(Vision Fund)投资的 88 家公司中至少有 15 家将会破产。在如今过山车行情下,投资界受到的影响不容小觑。孙正义这位曾被马云称为“在投资方面可能是世界上胆子最大的人”,在疫情影响全球经济的态势下,还能够成功逃脱吗?孔子说,“视其所以,观其所由,察其所安”。了解一个人的过去和心路历程,才能预见他的未来。《家族企业》杂志今天就带您回顾一下这位“投资大神”的过往。用非主流的方式,在主流的世界里挣扎孙正义1957年生于日本,祖籍福建莆田,是定居日本的第三代韩裔日本人。可是直到上世纪80年代末期,孙正义仍不是日本公民。他的日本妻子随他姓孙。结婚后,孙正义才随之成为日本公民,直至1991年,孙正义才正式“归化”为日本人,并拥有日本姓氏“安本”。孙正义的童年生活是辛苦的。1996年他在一次获奖时落泪地说:“我突然想起小时候,坐在两轮拖车上,车上粘答答的,令人觉得很难受。如今已经去世的祖母当时经常拉着车,在我们家附近搜集残羹剩饭,作为家畜的饲料,因此车上总是滑滑的。她一路辛苦过来……,我也辛苦过来了……”但是非主流的孙正义仍然在做着最主流的准备。1978年,他毕业于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主修经济。1981年,他创建了软银集团,当时24岁的孙正义雄心勃勃地踩在一个苹果箱上向仅有的两名员工发表演讲:若干年后,要使公司发展成为几兆亿日元销售规模。但两名员工很快就辞职了,因为这位老板的非主流,在人人追求主流和不被关注的日本社会,仿佛是太不同的存在。孙正义的投资思路也是特别的,非主流的。他投的这些项目在别人眼里最初都是“没有的事”,或许只有他能理解做这种“没有的事”的人的心态,他也希望把“没有的事”做成,做成主流。他说:如果投资成熟企业,你可以看现金流、过去的表现等,而对未来的投资,我更看重的是市场空间,看商业模式,看管理层。他成立了愿景基金,只投信息化浪潮潮头的“独角兽”,所以他才成了马云口中的“在投资方面可能是世界上胆子最大的人”。孙正义投资的企业都是什么样的?20年前,孙正义与马云达成合作,不断投资达一亿美元,20年过去了,这笔投资不断增值达1500亿美元,占阿里巴巴股份近26%,让孙正义获得了巨大回报。而后他一路高歌猛进,做了大量的他坚信未来能够成为主流的非主流投资。2016年,软银收购英国半导体芯片公司ARM。2017年7月,软银领投美国自动驾驶公司Nauto的1.59亿美元B轮融资。这家公司主要利用先进的计算机视觉和机器学习来收集司机行为的数据以及道路和安全状况,帮助降低自动驾驶的安全隐患。2017年9月,软银领投以色列激光雷达传感解决方案提供商Innoviz Technologies的6500万美元B轮融资。2017年10月,软银领投美国开放地图开发平台Mapbox的1.64 亿美金C轮融资。2018年7月,软银向美国初创公司Light投资1.21亿美元。这家公司主打光学AI摄影技术开发,致力于打造供自动驾驶汽车使用的3D摄像头。2018年10月,软银联合丰田出资100亿日元成立合资公司 Monet,其中软银占股 50.25%,公司主要业务领域为自动驾驶和出行服务。2018年,孙正义开了一场被形容为“非常有穿透力”的股东大会,主题是:如何打造一家能够成长300年的公司?2019年,根据Crunch Base的数据,软银投资的金额最大项目,前三位分别是WeWork、Uber、滴滴。2018年开股东大会时孙正义展示被愿景基金投资的“独角兽”企业2019年“投资大神”犯了两个大错2019年,62岁的孙正义遭遇了两场投资“滑铁卢”,Uber和Wework成为了他投资之路上迈不过的坎儿。早在2019年5月Uber上市之前,孙正义领衔的愿景基金就对其投资了77亿美元,且在Uber上市之前追加了10亿美元的投资;对WeWork,孙正义先后投资了100多亿美元,将WeWork的市值拔高到了470亿美元。按照754亿美元估值上市的Uber几个月内跌了200多亿美元,而WeWork更是跌得只剩零头了。两场关键战役的滑铁卢之后,2.0版愿景基金的最大金主沙特阿拉伯公共投资基金只打算把投资利润再投资其中,阿布扎比穆巴达拉投资公司则考虑把对软银新的愿景基金注资承诺降至100亿美元以下。直到2019年10月11日,软银股价由2019年5月份最高位的27.94美元跌去近三成至19.56美元。彼时的孙正义显示出了少有的焦虑,他对媒体表示,“我的投资判断力在很多方面都很差,目前正在深刻反省。”负债水涨船高,他卖了阿里巴巴股票救市在2019年第三季度,软银的财报显示,第三季度软银出现高达 65 亿美元(约合人民币453.5亿元)的亏损,旗下“愿景基金”的亏损则高达 89 亿美元。这是软银在过去 14 年里的首次季度亏损,也是公司成立 38 年以来的最大季度亏损。截至到2019年年底,软银已经负债达1730 亿美元,其中接近一半的负债由旗下公司产生。这些负债的窟窿将由什么来填补呢?自2016年开始,孙正义就开始分阶段抛售阿里巴巴股票,有媒体称这是他的“提款机”。2020年,为了获得更多资金,软银又出售了价值达 140 亿美元的阿里巴巴公司股票。从孙正义的投资标的不难看出,他的“抽签箱战略”让他选择了“看起来中奖率高的抽签箱”之后,就要“持续抽下去”。“疯狂”和“烧钱”成为了媒体形容他时出现最多的关键词。在一个选择自己所信并且一直相信下去的执着的投资模式背后,我们仿佛看到那个一直挣扎在世俗的主流和试图用非主流的方式参与创造的主流之间的身影,而投资或许成了最能体现这种挣扎和创造的一种行为方式。最近一次向主流的妥协今年3月11日,非主流的孙正义又一次试图用自己的方式融入主流,而被主流怼了回来。当时正值日本疫情初期,孙正义宣布将免费提供100万个新冠病毒核酸检测试剂盒,结果却是被日本网友骂翻了。他们认为日本医疗资源不足,“全部检测出来会造成医疗瘫痪”,这样的反响让孙正义始料未及。2小时后,孙正义只好撤回了捐赠100万个试剂盒的计划,并改为捐赠100万只口罩。“既然大家的评论如此负面,那还是算了吧……”4月12日,孙正义在社交平台上透露,软银已经和中国汽车制造商比亚迪达成协议,比亚迪将从5月开始向软银交付口罩,每月达3亿只,以解决冠状病毒爆发造成的短缺问题。终于这一次,日本网友的态度以认可居多。未来的他,仍然会被这个主流的世界当成非主流去关注如今的孙正义已经被推向了风口浪尖,若软银股价继续大幅下跌,银行很可能要求孙正义追加保证金。按照一般的质押比例,孙正义或最多可以从银行借到质押股票市值70%的资金,但一旦当杠杆率上升到85%,银行可能要求他追加保证金。分析人士指出,由于愿景基金第一期也包含孙正义个人的资金,他个人的杠杆水平,目前也可能会影响基金的操作。

 >  本文声明:

本文内容不代表成人在线手机电影_成人高清无码视频_成人AV影院--蜜桃圈APP视频立场,本站仅作整理、存档及学习之用,文章版权归属于原作者所有。

部分原创内容欢迎收藏、学习、交流、转载,但请保留文章出处及链接。

文章名称:非主流的孙正义,在这个主流的世界里挣扎

文章地址:http://www.ukonchan.com/article/77.html
有关热门【非主流的孙正义,在这个主流的世界里挣扎】的标签